诱爱成瘾:腹黑新妻哪里逃

H市中心医院普通病房内。

萧云婵望着病重的父亲,一向盛满笑意的小脸此时也带上了一丝阴云。

“云婵,这么多的医药费,我们哪里凑得出来啊呜呜。”

看着哭诉焦急的母亲,萧云婵连忙上前安慰,小脸上带着一丝坚定,“妈,你放心,总有办法的。”

毕竟萧母知道家里和女儿的状况,继续哭诉:“都怪许耿那个没情没意的人,害得我们家破产,你爸又因此病倒,现在我们向他借医药费,连理都不理......”

“妈,你别说这个了。”萧云婵出声打断,小脸上阴沉的厉害。

对,事情就是这么狗血,因为家族利益她要和许家联姻,只是没想到,一直喜欢许耿的傅家二千金傅御梦得知,仗着傅家在商界呼风唤雨的地位,害得萧氏集团破产,父亲为此病倒,一时间,她根本凑不出昂贵的医药费,她去许家求助,却是一场闭门羹。

“那你父亲的医药费,怎么办啊。”萧母完全没了注意,把一切寄托都放在女儿身上。

萧云婵狠狠的蹙了蹙眉头,“妈,你先不要担心,我会尽快想办法。”

见女儿如此镇定,萧母心里也好受了些,但眼泪还是止不住的流着。

许是病房里的气压太过沉闷,萧云婵想出去透透气,顺便想办法如何筹到这一笔医药费。

扭转门把。

门开,一个身形高大的男人突兀的出现在萧云婵的眼底。

他穿着精工缝制的定制西装,合理的剪裁将他修长的身形衬托的愈发的高大,他一手拧着补品,而另一只手还保持着敲门的姿势,饶是如此,他浑身上下依旧透着让人高山仰止的淡漠矜贵。

而他的五官更是俊美到无可挑剔。

他背着光,精致的五官显深邃立体,带着与生俱来的贵气优雅。

他许是没想到门突然开了,俊逸的眉微蹙,但下一秒,神情恢复到一贯的冷漠优雅,他随意的放下手,隐在袖间的砖石纽扣,闪烁着眩目的光,不显奢华,而是低调内敛不张杨。

看似随意的动作却是优雅有礼,彰显着他的沉稳和内敛。

男人见萧云婵愣怔,眸光淡淡,却优雅的问道:“萧云婵?”

深沉磁性的声音像是大提琴倾泻而下的音符,低沉优雅,撩动人心。他说话时,没有起伏的声线十分淡漠,但没有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

男人的声音瞬间将萧云婵拉回神来。

她望着他,脸色恢复平静,动了动粉唇,“先生,你是?”

她确实不认识这一号人,就冲着他一身尊贵的气质,就算只见过一面,也会给人留下极其深刻的印象。

而她,没有印象。

男人深邃的眸光落在萧云婵精致却有些苍白的小脸上,沉默片刻后,他才缓缓的道:“我是傅御梦的哥哥,傅御南。”

听闻,萧云婵的小脸瞬间一变,声音也不由的提高,“你就是傅家人?”

萧云婵语气不善,但傅御南神色不变,连声音也是一如既往的优雅尊贵,“小妹性子急躁,她给萧家带来的伤害,肖某感到十分的抱歉。”

“抱歉?就能挽回我家的损失,一句抱歉就能让我爸健康起来么?”

此时,萧云婵怒目的瞪着傅御南。

一不高兴就毁了她爸爸一身的心血,而现在,厚颜无耻来看她笑话,真当她好欺负的么。

萧云婵话一落,傅御南的眉头蹙了蹙,他抿了抿妃色的薄唇,道:“萧家的损失,傅氏集团会尽力弥补损失。”

“弥补?”萧云婵像是听到什么好笑的笑话般,“你当我们好欺负,玩我呢?”

萧云婵死死的瞪着傅御南,因为生气,说话的时候,连肩膀都在颤抖。

傅御南的眉头皱得更加的深了,低沉的嗓音优雅认真,“放心,我傅某说到做到。”

“我不需要!”萧云婵冷冷的望着傅御南,声音也是冷的。

这个男人凭什么这么自大,伤害了她们家,现在又不痛不痒的说着帮她,就算萧氏集团从新活过来了,但是其中,她父亲的健康,受到的嘲讽冷漠,她母亲的泪水,她的担心受怕,谁来弥补?

傅御南深邃的眸微微眯起,他冷冷的望着情绪激动的萧云婵,不动声色的说道:“萧小姐,你确定不需要么?”

“我不需要你虚伪的好意,就算我萧云婵走投无路,也不会接受你的施舍,因为这一切,让我感到羞辱!”

萧云婵话说得很重,每一句话都带着对傅御南的愤恨。

她知道,她应该接受傅御南的帮助,因为这样,她的父亲才能度过难关,她的生活才不会像现在这般艰难。

但是,她那可怜的自尊心不允许。

凭什么,他伤害了她,现在又像救世主一般出现,让她对他感恩戴德呢!

间萧云婵这般固执,傅御南脸色也在逐渐冷了下来。

作为傅氏集团的掌舵人,还没谁敢这般忤逆他。

他深邃的眸,冷凝着萧云婵,“萧小姐,我希望你能明智一点,现在出了傅氏集团,没有谁会帮萧氏!”

萧云婵像是气笑了,星眸中带着浓浓的讽刺和冷意,“这一切,还不是拜你傅家所赐,你现在来帮我,是不是觉得自己很高尚,傅御南我告诉你,你这样做,让我感觉很恶心!”

显然,傅御南的脾气并不好,他的耐心也是有限度的。

他微微俯身,将手中的补品放在地上,随即挺直背影,他优雅矜贵的理着衣襟,居高临下睥睨着萧云婵。

“萧小姐,我的话随时有效。”

低沉的声线没有起伏,让人不辨喜怒。

傅御南一说完,便转身离开。

可是没走几步,身后一道清冷的声音响起,“等等!”

对于这个结果,傅御南一点也不意味,他优雅的转身,妃色的嘴角勾起一抹不容察觉的弧度,他淡淡的道:“聪明的人一向会做明智的选择......”

只是傅御南的话没说完,已经被萧云婵冷冷给打断,“傅大总裁,拿着你的东西给我滚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