桀骜总裁毒宠妻

被光滑蚕丝覆盖着的大床占据着这个房间的不到十分之一的空间。

凌晨两点,空荡荡的房间里没有灯光,米白色的窗帘微微摇摆,细碎的呻吟声若隐若现……

窗外的月光照射下整张床泛着柔和的光晕,云染卿蜷着身子窝在薄薄的银白色毯子里,光洁细腻的额头上浸出细密的汗珠,她紧紧闭着双眸,眉头蹙起小小的褶皱,长长的睫毛不断颤抖,水墨般顺滑的发丝披散在床上,绝美,娇弱。

燥热的感觉让她几乎失去理智,羞愤异常,只能狠狠咬住下唇,用指甲紧紧扣住自己的手臂,用疼痛压抑不断颤抖的欲望和恐惧。

她没有看清楚这个人的样子,因为那个时候她已经被客人下了药。

身旁的这个男人,让她害怕。

想到医院里母亲苍白虚弱的样子和自己所谓的亲人漠然的表情,她的心不知不觉又冷了。

为什么,老天总喜欢开玩笑,总喜欢破坏别人的幸福,总喜欢狠狠地践踏所剩不多的尊严。

下药啊。

呵呵,下药!媚药!

情趣?

有钱人真是会玩,钱!她需要钱!

一百万,出卖尊严,做什么都可以。

胸膛里还在跳动的心脏在狠狠的抽痛,她眼里闪过疯狂。

随即又把脸埋到被子里,她看见了。

出价她一夜的那个花花公子被身旁的这个男人轻而易举的杀死,毫不顾忌自己在旁边,冰冷得感觉不到温度的瞳孔扫向她的漠然。

残忍,冷酷,骨头碎裂的声音犹在耳边。

而现在,她就在他的床上,还是这样一种难以启齿的状态。

云染卿咬着嘴唇,身体里一波接着一波涌起的热浪让视线越来越模糊……

冰凉的手抚上云染卿的后背,她不由自主地一颤,全身绷紧,残存的理智告诉她离开,必须离开。

但身体里药物诱导而起的身体本能的欲望和燥热又强迫她向顺着手臂的方向靠近。

泪水打湿眼眶,粘连着睫毛,她缓缓睁开盈盈的眼睛,顺着微凉的手臂攀上他结实的胸膛,懵懂的看着他漆黑的眼眸,咬破的唇带着一点点血迹,愈加诱人。

理智,在这一刻已经燃烧殆尽!

神情清冷的丞辰坐在床边一身黑色衬衫整整齐齐,吸光材质的扣子从衣襟向下打开两颗,袖子只挽到手臂,和衣衫褴褛的云染卿有着巨大的反差。

他看着失去理智的云染卿狭长的眼眸里翻涌着异样深沉的色彩,薄唇给他精致无瑕的脸添上了少许凉意。

骨节分明的手指轻轻划过眼前泛着潮红的小脸,冰冷的眼里闪过一丝残忍绝美的笑意,微凉的手指抚上她精致的锁骨,右下方一个十字的伤痕清晰可见,就像点缀在荷叶上的露珠更增添了一丝美感。

“终于找到你了……”

几乎不可闻的低沉的嗓音让云染卿迷茫抬起头,鼻尖萦绕着的男人的气息让她更加口干舌燥,一把拉开腰间的手臂,目光模糊地看着眼前的俊脸,本能促使她把嘴唇贴在他的较常人冰凉的侧脸上。

对于对方越来越阴沉的神色毫无所觉。

忽然狭长的眼尾勾起,喉咙里传出一声轻笑,浓墨似的眼眸染上逐渐加深的血色,还没有人敢靠自己怎么近。

从来没有!

长长的睫毛扫过丞辰的脸,眼前的娇俏的人儿急切寻找着什么,手忙脚乱的样子让他不由再次轻笑出声,有意思。

紧紧扣住纤细的腰肢,手掌穿过发丝轻轻扣住她的后脑勺,低头捉住嘟起的红唇……

低垂着的暗色的眼眸划过一抹深思和戾气,如同最幽深的夜剥夺世间所有的光明,如同炼狱底层绽放的业火,妖娆狠绝。

这张脸,似乎有些眼熟......

这个人,这具明显青涩的身体,他不厌恶......

想起家族里那几张丑恶的脸。

继承股份的要求吗?

好吧,满足你们的要求,幽深的眼眸里戾气浮动。

丞辰23年里对伴侣没有丝毫需求。

眼前这个人,怀里这副身体,让他难得产生了异样的情愫。

既然如此,她从今往后就是他,只能是属于他的,连带着这颗心也只能完完全全地属于他。

突如其来的占有欲霸占了这个脑海,丝毫不知丞辰心里想法的云染卿主动异常,一双手溺水一样四处乱拨,皱着眉头有些烦躁似的把身上的衣服扯开。

可是,不够,还不够,她的手急切地抓住了丞辰黑色的衬衫一阵拉扯,不同于普通纤维编织的衣物质量好得让云染卿抓狂。

自己身体不受控制的变化让丞辰皱起眉头,眉间拧起深深的褶皱,他没有想过自己的身体竟然会对眼前这个女人如此敏感。

但是……还不到时候,看着她失去理智仅剩情欲的眼睛,俊颜闪过一丝厌恶,江家的人还是这么恶心。

虽然不喜欢忍耐,但是他更没兴趣趁人之危,这个人既然已经预定好了就不需要着急,迟早可以把她狠狠地压在身下,让她清清楚楚地明白身上压着的人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