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跑椒妻,有种你别逃

“亲爱的,追你追了那么久,你对我来说依旧还是个迷呢!我真的有好多好多问题要问你,刚刚浪费了太多机会了!亲爱的,给我这个机会,让我好好地了解你好吗?”

康觉说得很认真,很诚恳,说得不禁令人动容,可没等席若萱答应,康觉已经迫不及待地把问题抛了出来,“说,你的第一次的六要素,时间地点人物事件起因经过结果!”

康觉的眼角跳跃着戏弄的光芒,顿时整个包厢除了席若萱、苏佑熙以及康觉以外都爆笑了出来,那群人纷纷起哄着,叫嚣着,一种唯恐天下不乱的节奏。

苏佑熙瞬间吃的心情都没有了,她重重的放下剥到一半的橘子。

苏佑熙狠狠地瞪着康觉,利落的起身抄起了身旁一个精致的绣花抱枕,她快步走向康觉,抡起了抱枕朝着康觉身上毫不怜惜地一下又一下的砸去。

“康觉!你怎么这么猥琐,龌蹉,恶心,奇葩,变态!”

“喂!住手,女人!这游戏本来就这么玩的好吗?”康觉满包厢乱蹿,躲着苏佑熙的袭击,然而苏佑熙刚刚吃得太多了,需要多运动运动!

“我非把你这个猥琐龌龊恶心变态的大奇葩打成肉酱不可!”

包厢里瞬间闹成了一团,其他人也因为苏佑熙和康觉的你追我躲,而闹得鸡飞狗跳的,只有席若萱仍旧安静地坐在原位一动不动。

席若萱的视线平静地盯着之前被自己放在桌上的红心A,谁抽到了这张牌,就将受到惩罚。她今天抽到这张红心A的次数,连她自己都数不清了,这一次,是她最后悔抽到它。

包厢里战乱不堪,席若萱安静地坐在原位,她的思绪却并不如同表面的安静。

她微微地闭上了那双水眸,让人看不清她到底在想什么,她放在大腿上的双手不由地握紧,揪住了裙摆。

许久之后,席若萱悠悠地从位置上站了起来,一瞬间整个包厢都静止了。

仿佛世界被谁摁了一下反转键,本来闹腾的一切都静止了,本来静止的她却一步一步掷地有声地朝着包厢门口走去。

苏佑熙呆呆的看着席若萱俏丽的背影,忍不住倒抽了一口气。

席若萱一身洁白的长裙在微弱的灯光下,仿佛会发光一般,她的周身染上了一圈莹莹亮亮的光晕,那头黑亮的秀发乖巧地披在她的背脊上。

这是一幅多么绝美的画面,一个那样让人惊叹的美人,就如同从墙上的浮雕里走出来的希腊女神!

然而这种绝美的感觉出现在席若萱的身上,却是那样的诡异和反常!

这么安静素雅的美女,才不可能是平日里那个身材火辣性子泼辣行为变态辣的小辣椒席若萱呢!

她本该在听到康觉问那个问题的时候,起身只手空拳,比苏佑熙还狠地将康觉暴打一顿才对!

然而,席若萱真的就这样打开了包厢门走了出去,世界太平得太过于诡异……

好一会儿后,苏佑熙才反应过来,赶忙松开了被她紧紧反扣着双手的康觉,抓起了席若萱的大衣和包包,朝着包厢门奔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