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仙

无边大陆!

宁城万法森林。

此乃蛮族与大秦帝国边境战场。

徐衍呆呆的望着天空,那巨大的飞舟如一座城池般的在天空翱翔,各式各样的机关充斥在飞舟之上。

轻叹口气,道:“第二次重生了,没想到我竟有三条命。”

的确,徐衍重生了两次。

第一世,他乃是地球上一丢在大街上都没人认得出来的宅男。

第二世,无边大陆大秦皇朝七皇子,一生碌碌无为,纵情享受了三十余载。

直至父皇忽然驾崩,四皇子登基,他这个逍遥王爷的一生也就走完了,被新皇所杀,理由竟然是私会皇嫂,真是个天大的笑话。

“老四啊,我不就打小就与你不对付,对你的残忍手段不屑同流合污吗?怎么也是至亲兄弟,你竟也下得去手。”徐衍苦笑连连,帝王无情,这句话到是从他身上应验了。

无边大陆,一个修士的世界。

整体类似于地球上的唐宋时期,无论是穿衣风格还是礼仪规格。

大陆灵力充沛,夺天地之灵力为己用,延年益寿不说,凭借灵力修真所施展的手段更可令修真之人战力恐怖。

整块大陆都被修真之人所占据,仙人,乃是无数平民所向往的层次,和一般人类不在一层面上。

有人一朝悟道,顷刻之间成为大能,有人刻苦修炼步步为营,天赋血脉乃是普通人最向往发的到的东西,一旦感悟灵气,化丹田为灵海,则便一飞冲天,成为那传说中的‘仙人’。

徐衍并非一朝悟道之人,但皇家血脉却还是令的其有了修炼天赋,区区十六便有了凝气九转之实力,被视为天骄。

修真一途,分为凝气,筑基,结丹,元婴,破元等几个境界。

凝气乃修真第一步,吸纳天地之灵气,化丹田为灵海,力量速度比之常人强出数十倍。

而各大境界同样分了小境界,被称之为九转,每一转实力便有所提升,九转后凝气境灵海上便有九条波浪,九转实力灵海全力爆发可发挥出常人数百倍的力量。

可奈何也正是如此,这次战场历练横祸丛生,令的他本凝气境九转修为一朝化无,灵海破碎在无筑基可能。

“万法森林?老四啊!看来老天爷也看不过眼,让我再重来一次,这一次,我可不会在让你如此针对了。”侧头望了望四周,徐衍颇为感慨。

上辈子自己就是在这万法森林被人袭击,击破了灵海在无成为突破的可能,一生止步不前,现在想来,恐怕也是自己那个好四哥做出来的事吧?

烈阳帝一共十三个儿子,其中最为偏爱的就是老六和自己,老六乃天之骄子,一生且都光芒万丈,老四自然不敢与他争锋,但之前的自己却是个不折不扣的纨绔,就连修炼都提不起劲头,外加上在皇宫里处处与他作对,此番历练若他不下狠手也就不会是他了。

大秦皇朝组训,十五岁前众皇子不得擅离皇宫,每日所接触的也就只有太监宗卫和宫学里面的那些人。

十五岁一过,隐藏身份丢入边军历练三年,三年内,能够进入到筑基巅峰,网罗了一众势力,则可参与夺嫡,成功者可立为太子,不出意外的话承继大统。若没有进此境界,则失去夺嫡资格。

纵然皇帝在如何偏爱,组训不可违,也就是此保证了大秦帝国不至没落。

“肯定在没第三次重生了,既然逍遥王爷这条路走不通,那我便参与夺嫡,堂堂正正的在朝堂上打败那阴险的老四。”咬咬牙,对于自己四哥的那仇恨,徐衍已刻入了骨髓,上辈子的自己没有资本与他斗上三番,重生归来,自己定要将他踩在脚下。

兄弟之情,呵呵!

据徐衍上辈子得到的教训来看,自己那一众兄弟里除去自己那一奶同胞的亲弟弟之外,其他的不过就是有些血缘关系的竞争对手罢了,比陌生人还不如。

再次重生,徐衍定不能看这悲剧继续重演,逍遥王爷也是需要底蕴去维护的,至少也不能被新皇一个拙劣的借口便就赐死,更何况他心态已然转变,想要在如此残酷的世界中生存下来,那就必须一步步往上爬,和那些惦记着九五之位的家伙争上一争,哪怕失败,累积出丰厚的底蕴也定不可能如此任人宰割。

况且,重生两次不就是让他站在巅峰,站在那九天之上定制规则吗?

既然现如今的规则容不下他,那便只有打破现有的规则,自己重新定制了。

“娘亲留下的血玉,此番终于派上用场了。”徐衍清楚,不出半柱香的功夫,那群袭击者自会前来,凭借自己现在明劲九转的修为和实力,定不能与之硬拼。

纵然三世为人,徐衍也记不清娘亲什么样了,当年生下他后,不出一月便就消失,只留下了一块血玉,娘亲临走之时千叮呤万嘱咐,不到生死危机必不可用,而那时的徐衍重生而来,自然也记得清清楚楚,多少年来一直被其珍藏在储物袋中。

上辈子事发突然,等到徐衍想到有救命血玉时早已来不及了,而这辈子,凭借清晰的记忆,徐衍赶忙从储物袋中取出血玉。

若无它,面对最高乃筑基修士的队伍,必败无疑。

血玉通体赤红,精心雕琢早已被岁月抹掉了痕迹,此番看来,不过就是巴掌大的一块玉牌罢了。

仔细观察徐衍未发现丝毫可疑痕迹,纵然他试探着将灵力注入此玉,亦未有半分变故,遥想当年娘亲叮嘱,好似也只有神魂进入,方才会出现异变吧?

几经犹豫后,徐衍还是决定先将神魂进入其内,探查一番在说。

当其开始尝试着和这血玉沟通,将神魂释放在其中的时候,突然之间,一股莫须有的感觉就开始浮现在心头,红色的血线如同蚕丝一般的开始四溢飘散,一道道血线直接钉上了树木。

在那眨眼,树木竟然开始略显枯萎了起来。

赶忙用神念控制丝线收回,仔细探查一下,残缺的讯息便就开始涌入脑海之中。

这似乎是一个自主进攻型的法宝,所释放出来的血线十分强横,可剥夺修真者生机。

至于那零零碎碎的讯息,徐衍到没有深究,此番时间肯定是来不及了,等将那群想害自己的家伙解决,在去探究这些到也不迟。

“有了这可以自主攻击的血玉,只需要释放神魂进入便可出其不意,这次,我到要看看,那群家伙怎么踏碎我灵海?怎么让我颓废一辈子。”探究血玉的收获的确不错,至少可解决燃眉之急。

对此,徐衍也很满意了。

“与其在这等他们过来,好不如主动出击,埋伏在外给他们一个突然袭击,毕竟那里面有筑基修士,拥有道台,只有如此,胜算才大些。”转念一想,站起身来的徐衍便转头走向了前方。

大好的形势可不能浪费。

紧接着,徐衍向前了进一里,在那群修士的必经之路上埋伏下来,手中紧紧攥着血玉,神色紧张,待那群修士前来,只待神魂触碰血玉,搏上一搏了。

纵然徐衍自身,也不清楚,当自己神魂进入血玉之后,会引发何等变故。

“我说副统领是不是有些小题大做了?区区一个十夫长,不过凝气修为,竟然要我等数十人前来埋伏,碎其灵海?还不准斩杀?此人到底什么身份?”远远的,一青年抱怨道。

徐衍神色一紧,果然,和前世一样,这小队还是来了。

“不该问的别问,副统领做事又如何是你我能揣测的?做好自己的事便可。”令一中气十足大汉低声呵道。

徐衍听的出来,此就是前世碎他丹田之人。

“近了,近了!动手!”

忽然间,见那几人已然近在眼前。

徐衍毫不犹豫,神魂在那顷刻间灌输血玉。

一瞬!

血色光芒顿时四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