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榆此情安东隅

桑榆从未想到,在自己二十二岁的人生中,她会做出如此出格的事情来。

但是此刻,她就站在江城熙来攘往的民政局大厅里,杵在一个男人的面前,如此直白了当的开口:“你好,请问你可以跟我结婚吗?”

霍东隅微微一怔,说不上多吃惊,眼底轻轻闪过一丝光,只是他一贯沉稳,就算突然遭遇求婚,也不过是长眉微抬,清雅的眼神似是有意无意的从桑榆巴掌大的脸上扫过:“对不起,这位女士我想你可能搞错了,我今天是陪朋友来的。”

“对不起,对不起,我……”心头泛起一阵莫名的苦涩,桑榆咬紧了雪白的牙齿,扬起一个干涩的笑,强颜欢笑:“对不起,这位先生,我刚才,只是,只是一个玩笑罢了!给您造成困扰了!”

微微鞠躬,桑榆强撑着自己作为女人最后一丝的尊严!转身仰起头,她强撑着自己的自尊跟骄傲,不允许自己继续丢丑!

脚步些微踉跄的转身,桑榆不停默念不许哭不许哭不许哭,但是眼泪,却还是在她即将跨出门坎的时候,潸然落下。

忍不住蹲了下来,不顾熙来攘往人群的注视,桑榆将自己泪眼婆娑的脸埋进胳膊,任由心头灭顶的委屈如江海一样,汹涌而来!

“这位女士,我想问一下,你还想跟我结婚吗?”

世界上结为夫妇的人很多,每时每刻,都有人结婚,都有人在民政局等待工作人员盖下那个红红的戳儿。但是桑榆相信,这世界上估计没有人是像他们一样,如此荒唐而轻易的结婚了。

“霍东隅先生,请问你跟桑榆小姐是自愿结合吗?”

“是。”

“桑榆小姐,请问你跟霍东隅先生是自愿结合吗?”

“是。”

“好。现在我宣布,你们是一对合法的夫妻了。下一个。”

工作人员机械的问完话,然后机械的盖下红章,把两本红色的结婚证分别递给桑榆跟霍东隅,然后便机械的喊着下一对新人。

桑榆跟霍东隅各自拿着一本鲜红的结婚证,走出了民政局的大门。

外面的风很好,江城八月末的天气,已是立秋,少了盛夏的酷热,只有丝丝凉爽的秋风。而桑榆的思绪,也在这凉爽的风里渐渐恢复正常。

刚刚过去的那一个小时,可以说是她二十二年的人生中最惊心动魄不可思议的六十分钟!

她桑榆,一直奉行“四平八稳过日子,白菜豆腐保平安”的人生信条,一辈子都兢兢业业,四平八稳,有惊无险的活着。可是没想到今天,今天!

白皙的手指间,那一个红色的小本本如一把燃烧的火炬,烫的她心智都有些茫茫然了。

汗渗了出来,被冷风一吹,飒飒生凉,这冷意传到了她的心肺,她这才惊觉,自己,居然就这么草率的将自己的下半生交给了一个陌生男人!

即便,这个男人长得该死的好看!而且,桑榆不得不承认,就在她刚才最绝望的时候,这个男人伸过来的那只大掌,就好像是绝境中的一根救命绳索,她来不及多想,只能紧紧抓住!

可是现在,她回过神来了,她后悔了。

“那个,咳咳,霍,霍先生,我,我刚刚脑子发昏了,我,我男朋友,他,他今天本来要跟我登记结婚的,可,可我刚才知道,他,他现在正跟别的女人举行结婚典礼,还说我注定一辈子当老处女……我,我一时脑子晕了,我对不起,我,我,哎,咱们去离婚吧——”幸好离婚就在结婚登记的对面,只要转回去,在一个大厅里就能办理离婚登记。

“等等。”

温润的声音在桑榆的耳边响起,温热的大掌有力的拉住了她的胳膊,阻止了她的脚步。

“嗯,什么?”桑榆回过头去,愣愣的看着眼前这张舒朗的俊颜!

高挺的鼻梁,俊眼修眉,还有那挺拔的身材不俗的气质,这个叫霍东隅的“丈夫”,还真的是好看的过分!

可惜,美男再帅,也不是她心上的那个人。她跟他的缘分,也许,只有今日!

“结婚之后起码要三个月之后才能离婚。”清雅的嗓音从薄唇中缓缓溢出,带着不容被质疑的权威,道貌岸然的,让人无法怀疑他话的真实性——“这是国家法律的规定。”

“什么?三个月?”桑榆呆了!

“是,三个月。所以桑榆女士,如果你想要结束这段婚姻的话,三个月之后联系我。我叫霍东隅,这是我的名片,上面有我的私人电话。放心,这三个月之内,我绝对不会打扰您的私人生活的。”霍东隅拿出一张制作精致的名片,轻轻放到了桑榆的掌心。

他的手指微烫,指腹有微微的薄茧,虽然只是微微的碰触,却有一种坚定的暖意袭来,让桑榆有些震动!

“哦,好……”桑榆抬起头来,却见自己的“丈夫”已经转身,朝着不远处的公交站走去了。

嗯,看样子是个普通的工薪阶层。倒是个安稳踏实的人,只可惜,不是她的良人。

手机铃声大作,桑榆低头,从包里翻出手机,却没有看到一辆奢华低调的黑色大奔停在路边,而她的“丈夫”,刚刚上了车。

“先生,去哪?”司机老王,跟了霍东隅有些年数,却是越来越不懂他到底在想些什么。

比如今天,寸时寸金的霍东隅居然能空出一上午来什么也不干,就为了来民政局逛逛?

这也不是什么旅游的地儿啊。

但老王什么也不敢问,霍东隅只是看起来温和而已。

“跟上前面的那辆出租车。”霍东隅淡淡的吩咐了一句。

“是。”老王自然照办,一路上紧紧尾随那辆出租车,一直跟到海都大酒店。

然后看到一个女人下了出租车,急匆匆的朝着酒店奔去。

“在这等我。”淡然吩咐一声,霍东隅便推门下车,步履匆匆却镇定自如,尾随女子进去。

“嗯。”老王应了一声,目光紧紧追随霍东隅,越发闹不懂他今天是怎么了。

忽然扫到后座上一个红色的本子,老王使劲揉了揉眼,才发现自己没看错。

那本子上写着三个字:结婚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