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一年之约

“李云峰!你知道这么做,后果是什么吗!私自携带武器越入他国国境,战场抗命,谁给你这么大的胆子!”

砰!

老将军一掌拍下来,那高档的红木办公桌,狠狠震动了一下。

年轻人沉默了半晌,开口道:“我必须带回石头。”

老将军深吸了一口气,站起身来,看着李云峰,道:“你是战狼的队长,也是国家培养出来最优秀的兵王,石头当时必定要牺牲,你为了抢一具尸体回来,冒着枪林弹雨,还断送了自己的前程,你觉得这么做值得吗!”

李云峰眼眶湿润,眼神坚定,道:“不抛弃任何一个兄弟,是我在国旗下的誓言。”

石头是李云峰的好兄弟,一起进的战狼,一起抛头颅洒热血,同甘共苦。

一次任务中,李云峰冒死从毒枭手里,把石头给救下来,那时候石头就认定了他这个大哥,简直成了李云峰的跟班,随时都将这条命是李云峰帮自己捡回来的,挂在嘴边。

作战前夜,石头开玩笑的说,如果自己死了,希望李云峰把他的骨灰带回故乡安葬,没成想一语成谶。

“我有个请求,希望能帮石头安葬之后,再回来受审!”

老将军看着李云峰,神色十分的复杂,最终背着手,缓缓的叹了口气,打开抽屉,将一份文件,拿了出来,淡淡道:“这是组织给你下的结论,你自己念吧。”

李云峰拿起了文件,捏着拳头,开口念道:“李云峰,身为华夏某特种部门指挥员,目无军纪,私自行动,险些造成不可估量之损失,不过念起功勋卓著,经过上层一致决定,剥夺其八次一等功,三次二等功,一次三等功,抹去所在部队一切资料,以普通士兵身份退伍,不得申诉……”

年轻人的眼泪,再也噙不住了,一脸肃然的看向老将军,敬了个礼。

战狼部队是华夏最神秘的部队之一,纪律比铁还铁,比钢还钢,李云峰知道,自己这次战场抗命,已经犯了不可饶恕的罪名,居然只是剥夺功勋,没有受到其他惩罚,一定是老将军不予余力的帮忙,才争取到了这个结果。

李云峰甚至,已经做了最坏的打算。

老将军看着李云峰,叹了口气,上前为他整了整衣领,用左手拍拍他的肩膀,道:“云峰,你十五岁就跟着我,算一算已经七年了,如今我还是没能矫正你那倔脾气,这次的事情,说起来也有我的过错。”

李云峰斜眼看到了老将军一直装在口袋里的右手义肢,单膝跪在了地上,闭着双眼,回想起曾经年少危难之中,老将军不顾一切将自己救下的情形,流着泪道:“无论如何,我都不会忘记您的恩情!”

老将军背过手去,道:“虽然你以后不再是战狼的人,甚至不再是军人,但不过我还有一个任务,要交给你,你愿不愿意接受?”

“赴汤蹈火,在所不辞!”李云峰抬起头,眼神坚定的道。

老将军摆了摆手,扶着自己的义肢,道:“赴汤蹈火倒是不用,你只需要答应我,离开之后,先去江城的的金陵集团工作一年,磨砺磨砺性子,一年之后,你便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吧,也算是报答我对你的恩,对你的情。”

李云峰看着老将军,想都没想,便哽咽的道:“老头子,我答应你!”

“详细的情况,送你离开的时候,我会告诉你的,现在去和营房里的兄弟道个别吧,他们可都再等着你呢,一个个哭得稀里哗啦,真不知道你这混小子哪里来的魅力……”老将军一边说,一边摇了摇头,虽然略带笑意,可这语气也颇有些伤感的味道。

……

江城,七月如火,就算是到了晚上,空气里也透着一丝丝闷热,惹得人昏昏欲睡。

“九百九十六、九百九十七、九百九十八……九百九十九……”

李云峰正在出租屋里做着俯卧撑,在部队的时候,每天都嫌这训练的生活枯燥乏味,可转眼离开快一个月了,倒是一天不动动,都睡得不安生。

他离开战狼,便赶到了华南的一个小村,将石头的骨灰,带到了他的家乡,留下了三千块生活费后,就将其余的钱,连同石头的抚恤金,一起交给了他的家人。

如同其他战狼的所有队员一样,石头这些年在哪儿?在做什么?他的家人和乡亲都一无所知。

甚至不少人还埋怨他,已经好多年没回家了,怕是发了财,忘了父母乡土的养育之恩。

直到李云峰带着那保密部队的烈士证明文件到了村里,他的家人才恍然大悟,哭得稀里哗啦。

父老乡亲,也终于理解了缘由,万分悲痛惋惜中,多了那么一丝自豪。

村里当过红军的老支书,为石头主持了追悼会。

李云峰在那小村呆了半个月,按照石头家乡的习俗,处理完了他的身后事,才动身前往江城,完成自己的许诺。

老将军告诉李云峰,他需得凭借自己的本事,进入金陵集团工作一年,暗中保护和帮助这集团的董事长和总裁。

可来了之后,打听才知道,这金陵集团在江城乃是个赫赫有名的企业,专门做女人的服饰和化妆品等生意,里面几乎所有员工,也全都是女人。

幸好天无绝人之路,李云峰实地去看了看,瞧见了金陵集团时招收男性保安的公告,当下也没犹豫,立刻就填表报了名。

估摸着,这地方也只有保安的工作,适合自己了。

七年没有在这花花世界行走,李云峰早就按耐不住寂寞了,可是既然已经答应了老将军,就得说到做到,更何况现在自己既没钱,也没落脚的地方,倒不如走一步看一步,先在这金陵集团混个一年再说。

他站了起来,走进狭小的卫生间,准备洗澡休息,也好养足精神,明天去面试。

可刚一打开花洒,似乎是听到,隔壁有什么声音传了过来。

李云峰的脑海中,立刻浮现了那面容姣好,身材火辣,一双长腿总是包裹着黑色丝袜,带着点儿成熟韵味的美女邻居来。

说来也巧,她是跟自己一天搬进这出租屋的,见过两次之后就忘不了了,这女人怎么都有八分,算得上个极品。

“救命……救命……别过来,你们别过来……”

李云峰关掉花洒,听着这声音,怔了一下,这女人遇到危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