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擂台

“打他!打他!”

“狠狠打,将他打出黄线外!”

梁欣岚快步朝大厅走去,只见上百个人围在一个小型的擂台边上,神情激动的看着台子上打得不可开交的两个男人。

两个男人赤着上身,下面一条运动短裤,手上带着拳套,脸上居然没有头盔。

所以,她清晰的看见洛宇轩,他俊美的脸上,也出现了伤痕,嘴角都被打破了。

梁欣岚的心脏,猛地紧缩,瞳孔很快就被水雾浸湿。

垂在身侧的双手,情不自禁的捏成了拳头。

和洛宇轩对打的人,肌肉纠结,个子不高,却很壮实,全身爆发出来的力量,完全和他的身材一样,就像一头猛牛。

反观洛宇轩,他身子修长,虽身上也有肌肉,却是流畅完美型的,和那个人站在一起,他就显得太过单薄瘦弱。

‘砰’的一声,洛宇轩被那人击中小腹,他整个身子,就朝地板上摔去,那巨大的响声,几乎要震碎了梁欣岚的心脏。

“快站起来,快起来!”

“你要是让老子们押的注输掉,老子等下直接废了你!”

人群中有人爆吼。

梁欣岚捂住嘴巴,眼泪很快串成线的掉了下来。看到他这样,她真的好心痛,好难受!

他明明是天之骄子,过着琼浆玉液的生活,为什么要为了她,变成这样?

梁欣岚不顾那些凶神恶煞的人的瞪视,她猛地推开他们,跑到了镭台的最前端。

“宇轩……”她声音轻轻的,还带着哽咽,明明人群中的呼声就盖过了她的声音,可不知怎么的,就是传进了他耳里。

他躺在地上,没有什么神采的桃花眼朝她瞥来,看到她的身影时,他全身都震颤了。

是大婶儿子告诉她的吗?他本想打完今晚,就再也不来了,这段经历,也会深瞒进心底,没想到还是被她发现了。

“宇轩,宇轩……”梁欣岚的神情悲痛不已。

就在裁判正准备喊‘一’时,洛宇轩突然双手一撑地,他从地上站了起来。

人群中押他注的人一阵欢呼。

“打他,往死里打他!”

“……”

梁欣岚看着他眼中不肯服输的神情,她捏紧拳头,在他看过来时,朝他做了个加油的手势。他顿时像获得力量一样,朝对手重重击过去一拳,紧接着一个踢腿,回击在了对手的小腹上,趁对手趄趔的瞬间,他又连踢了几下,对手像一只泄了汽的皮球,摔倒在地上,再也爬不起来了。

当裁判举起他的手,宣布他是今晚的拳王时,他冲梁欣岚眨了眨眼。

梁欣岚一点也不喜悦,她不要他的这种卖命钱,她转身,就冲出了人群。

冬日的夜晚,风很刺骨,她环着身瑟瑟发抖的身子,心就像有人拿着刀在刺捅一样。

很痛,很难受。

她承认,自己被洛宇轩的这种举动震撼到了。

他怎么可以为了她,来到这种地方打拳?他要是有个闪失,她这辈子都会活在不安与内疚中。

她没走多远,穿戴整齐的洛宇轩就追了出来。他握住她微凉的小手,捧在他嘴边呵了口气,“冷吧?”

梁欣岚用力抽回手,她一直垂着眸,没有看他伤痕累累的脸孔。

她一言不发的朝前走去。洛宇轩无奈的叹了口气,大步追上她,“别生气,我以后都不会再来这里了,我保证,这是最后一次。你看看,我今晚赢得了六万块钱……”他将一撂钱塞进她手里。

梁欣岚觉得这些钱很烫手,就像山芋一样,她愤愤至极的将钱甩到他身上,冷声道,“洛宇轩,你明天就回去,不要再出现在我面前了!”他的这种好,她承受不起。

洛宇轩紧咬着牙关,脸庞两边的肌肉都绷了起来。

梁欣岚走了一段路,感觉他没跟上来,下意识的朝后看了眼。只见他离她有百米远了,他像一座雕塑,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寒风袭来,他身子秋风中的落叶,摇摇欲坠。

梁欣岚紧抿的双唇微微发抖,泪水又止不住的跌了下来。看到他这样,她没办法做到视若无睹。

她转身,大步朝他走去。

离他只有几步之遥时,她猩红着眼,狠狠地瞪他,“真是最后一次了么?”

洛宇轩黯淡的眼神,突然一亮,他三步并作二步的跑到她跟前,一把将她搂进怀里。

梁欣岚伸出双手,牢牢地圈住他的腰。

她自己都想不明白,她这种女人,到底有什么好,值得他这么牺牲付出?

“岚岚,对不起,让你为我伤心了。其实我没事的,你看我夺得拳王,就知道我身手了得……”

“还说,你都不看看你伤成什么样了。”她主动握住他的手,朝药店走去。

昏黄的路灯下,洛宇轩俊美的脸上,红痕遍布,嘴角破裂,哪还有往日的风姿?浓密的睫毛低垂,就像一个做错了事的小孩,任梁欣岚一边帮他擦药,一边进行‘教育’。

“你要是有个什么事情,你让我这辈子如何心安?你做这么多事,到底是为了什么啊?得到我吗?你自己也说过,比我好的女人多得是,干嘛要这样拼命?我真是想不明白,我到底是哪里吸引了你,我改还不行吗?”说到最后,她澄透的眼眸里都染满了愠怒的猩红。

洛宇轩哭笑不得,他双手捧起她紧绷的小脸,假装难受的吸了吸鼻子,“就这么讨厌我吗?那、那我离开好不好?”他站起身,满眼痛苦的离开,才走了两步,大手就被她牢牢握住。

“走什么走?我还没有跟你擦完药水呢?”

晕暗的灯光打在她莹白如玉的小脸上,长长的睫毛投下弧形阴影,粉嫩的娇唇微微噘着,他喉咙一动,捧起她的脸就吻了上去。

梁欣岚一手拿着药水,一手拿着棉签,双手僵在半空中,她瞪大眼,看着吻住了她的洛宇轩,本能的反抗,他却不管不顾,强行钻进了她的唇腔里。

他勾住她不停亲躲的小舌,疯狂吸吮吞噬,梁欣岚想要咬他,可看到他满脸的伤痕,她又不忍心了,缓缓闭上眼,承受着他如狂风暴雨般的亲吻。

一直彼此快要喘不过气,他才渐渐松开她。

他的额头抵在她的额头上,气息急促而粗浊。她的脸颊上染满了粉色的红晕。

“岚岚,和我在一起好不好?”他的声音,如同子夜般低沉。

她浑身一颤,眼神复杂的看着他。

“我知道,你还爱着墨霏,但没有关系,只要你给我机会,我相信你会爱上我的。”他自信满满。

看到狭眸里的自信,她眨了了下眼,接着唇边流溢出一抹清浅的笑意,“你这算得上趁热打铁吗?”

洛宇轩魅惑一笑,“算是吧!”

梁欣岚沉寂了会儿,她眼睛看向灰蒙蒙的天空,轻叹息了声,柔声开口,“宇轩,我暂时还不能答应你,最启码在我心里还满满的都是墨霏的时候,但我可以向你保证,会试着去忘了他,慢慢接受你,不过你得给我时间。”

他将她拥进了怀里,下巴抵在她的头顶上,“嗯,我会等。”

李莹找了冷墨霏一整天,也联系不到他的人,她只得开车去公司寻他。推开办公室的门,一股呛鼻的烟味,立即窜进了鼻尖。李莹皱了皱眉,看着漆黑空间里那忽明忽暗的猩红,心中腾起一股不悦的情绪。

他不接她电话,下了班也不回家,却独自在办公室里抽烟,是因为不想见到她的原因吗?

她不是木头,能感觉到他对她的冷淡。

轻咳了声,她将灯打开。

看到靠在沙发上抽烟的冷墨霏,她扭着腰走了过去。

自始至终,冷墨霏都没有看她一眼,仿佛她就是个透明人一样。

李莹压下心中的酸涩,她坐到他身边,抽走他指尖上的烟,柔柔说,“抽这么多烟,是发生什么事了吗?”

冷墨霏的视线,没有焦聚,仿佛定格在一个点,又好似不是,虚无飘渺,让人看不透他在想些什么,听到李莹的话,他过了许久才幽幽开口,“公司最近事情有点多,没什么事……”

明知他在敷衍她,聪明的她没有揭穿,她笑嘻嘻的挽住他胳膊,将脑袋枕在他的肩膀上,“我晚上还没有吃东西,一起出去吃吧?”

冷墨霏的黑眸静静凝视了她一会儿,点头。

李莹带冷墨霏去了T市最好的高级会所,她要了间豪华包厢。

一进去,餐桌上的红烛美酒,就呈现出一股浪漫的气息。

“还记得这里吧?以前我生日时,你就会带我过来。”这间包厢,里面还有休息室,装修奢华精美,冷墨霏以往每年她生日,都会带她过来。

以往用完餐,他们都会共舞一曲。

她依偎在他的怀里,他搂着她纤细的腰肢,共同沉浸在甜蜜的氛围里。

冷墨霏看着眼中满是期待的李莹,他微微勾唇,棱角分明的线条瞬间柔和了不少,五官本就生得精致动人,在这个笑容中,他仿若画中仙谪一样耀眼得让人挪不开眼球。

李莹痴迷于他的笑容。

“墨霏哥哥,我真的好爱你。”他搂住她的脖子,凑上了自己的蜜唇。

冷墨霏的剑眉几不可见的微蹙,他眸光幽深,神情晦暗难测,大手缓缓搁在她的纤腰间,并没有推开她。

李莹心中一喜,她加深了这个吻。

冷墨霏却没有给她机会,浅尝即辄止。

李莹意犹未尽,不过她并不急,晚上还有大把的机会,她已经从余良修手中拿到了最新研制的媚药。

只要一小滴,就能增加人心中的原始欲望,但又不会让人发觉是中了媚药,因为第二天醒来,记忆中会是甜蜜与享受,绝不会是受了药的蛊惑,一切都会发生得顺其自然。

她一直想得到他,这一天,期盼许久了。

冷墨霏没有错过李莹眼中一闪而逝的精光,他微微抿唇,起身,“我先去洗手间。”

“好。”

进到包厢里的洗手间,冷墨霏悄悄通过窗户,看着外面李莹的一举一动。

李莹在看了眼洗手间紧闭的门后,她迅速从包里掏出一个透明的小瓶子,瓶里有半瓶的透明液体。

她滴了一滴在冷墨霏的红酒里,轻轻一摇,立即化作成无形,融进了红酒里。

冷墨霏的黑眸瞬间如深潭般幽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