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小妖精

常乐做代驾的第二天,天上就掉下来一个艳遇,砸到他脑袋上。

这天晚上十点左右,常乐接到一个单,车主是个长发披肩的大美妞。

这妞看样子喝了不少酒,走路都有点对不住方向,常乐赶紧把她扶上车,然后转到另一边的驾驶座坐好了,问一声地址后就开跑。

女孩说的地址是城南新建的一个高档别墅群,常乐知道那个地方,离她喝酒的这个大酒店大概不到十公里。

女孩酒气不小,但也掩盖不住女孩子特有的体香,这种混合气体闻着也算不错了,常乐深呼吸了两下,不由心旷神怡。

不由的就把眼珠子一歪,对着女孩脖子下面的一片雪白偷看一眼,偷偷吞了一下口水。

这时候常乐特别想让女孩睡过去,然后趁她睡熟了,尝试偷偷摸一下的感觉。

女孩穿的是一条短裙,膝盖上面还光溜溜的露出来一大截腿,白的耀眼。

摸了胸再趴在她美妙的大腿上亲一口,那就更幸福的要一下子死过去了!

大美妞好像有心成全她,一上车就微微闭起双眼,而且把脑袋往他这边一偏,舒舒服服的枕在他的肩头,还扯起了轻鼾。

常乐觉得脑子有点晕。

而且,因为歪着身体的缘故,女孩的胸前的雪白就露出来更多一点,中间因为挤压的缘故,就显得更深幽,再往下一看,常乐感觉“哐当”一声,心脏差点从嗓子眼蹦出来。

因为他看见了两个极具诱惑的大半个轮廓!

有点上不来气儿了,常乐攥紧方向盘,感觉鼻孔有点痒痒,该不是喷鼻血的前兆?

赶紧把眼睛挪开,却又看见了女孩两条大白腿。

女孩平时一般都是比较注意坐姿的,但是睡着后身体就失控了。

女孩两条腿开始的时候是并拢的,但是现在却已经大幅度的张开,这样两条大腿就露出来更多一点,再加上女孩的身体是仄歪着的,所以常乐毫不费力的,一眼就看到了不应该看到的地方。

她裙子里面竟然是穿的那么少!

而且那巴掌大的一片小布,很薄很薄的。

常乐脑子轰的一声,感觉浑身的血液一下子沸腾了,嗓子眼火辣辣的,像被人塞进去一把火, 赶紧把眼睛挪开,但自己的眼睛却不受脑子支配了。

第一眼,常乐弄没有看清楚女孩里面穿的什么,之后看多了几眼,才确定她的里面,就是一片粉色的轻纱,和没穿没什么两样。

简直就是欲盖弥彰嘛,还挑逗人的想象力,倒不如……

常乐心里骂一声:小妖精,你要把老子害死了知道不?

这情况绝对不能继续下去,一双眼睛又不能分开用,有两回差点都偏离行车道,撞到隔离栏杆上去。

常乐有心想把女孩唤醒,但是张开嘴又赶紧合住。

一来是他舍不得眼前的风景,女孩不睡觉时候,身体的各部分都会收敛的。

再说,他用什么理由喊醒她?

自己就是个代驾,唯一要做的就是把她安全送到家,然后拿钱走人。

而女孩这时候不但不收敛,反而更放肆了,把个常乐弄的神魂颠倒。

而且,她那两条腿越来越不安分,一会儿一条腿屈起来一条腿伸展,一会儿又两条腿都微屈一张一合的,把常乐看的脑子轰轰的响。

常乐觉得自己真是不行了,觉得不但脑袋,连身体也要爆炸了!

不过他这时候还是有些理智的,无论什么时候方向盘不能丢,不然……自己撞死没什么可惜的,但是这女孩要是在自己手里香消玉殒,世界就少了一道美妙的风景,阎王老子都放不过自己的!

所以常乐一手拿好方向盘,另一只手神差鬼使的伸到了女孩的大腿上方,就要摸一把去去心火。

也就刚要把手放上去,女孩忽然双眼猛的一睁,对他厉声一喝:“臭流氓,你要干什么?”

卧槽,原来她根本就没睡!

常乐赶紧把自己的手缩回去,呐呐的说:“我……你的安全带掉下来,我把它摆好。”

“安全带在我大腿吗,干嘛要摸我那里?”

女人咄咄逼人,吓得常乐赶紧洗白自己:“不……不是的,我没有想摸你那里!”

刚才要是自己的手快一点,当即盖在她的大腿,那至少挨两个大嘴巴了,多亏自己哆嗦着手犹豫了一下。

而且这时候女孩的脸对着他,让常乐看了个够,心里更是惊叹不已!

这张脸他本来没有细心看的,这时候仔细看一眼,感觉跟前坐的这女人,真是美的要人命!

但是也冷的要命!

那双大眼睛一睁,两只眸子寒光闪闪,把常乐吓的竟然是一哆嗦。

但是也激起了他的逆反心理,心想你特码的高冷什么?不就是有钱开豪车,有个好模样惹男人流口水吗?但你再怎么也是个女的,是个女人就要被男人睡,惹恼了老子,老子就……不活了!

不活了还怕什么?一把揪住你摁在下面,先遨游一番极乐之境再说!

你这么引诱老子犯罪,老子忍住不犯罪已经是很不容易,你得领情才对,可你不但不领情,反而呵斥我,真是岂有此理!

老子就算是一小小代驾,但也是有人格尊严的!

心里一愤愤,胆气当即上升。

心想你再有钱和老子也没关系,你这棵白菜长的是很好,到头来还不是被哪头不堪的猪拱了?老子这头猪,其实很不错的呀!

常乐从背后抽出工作衣扔给她,不客气的说一声:“喂,请你把两条大腿盖上。”

女孩一愣厉声一喝:“为什么?”

常乐严肃的说:“你这样很容易让我注意力不集中,出了事故算谁的?对了,领口也往上提拉一下,别露出来那么多!”

女孩一下子气傻了,竟然是愣愣的看着常乐,一时间嘴唇光哆嗦说不出话来。

常乐面无表情继续呵斥:“听到了吗?不要诱惑我,明确告诉你,我不是柳下惠,不然的话,后果自负!”

女孩气极反笑,咯咯咯的一串银铃般的笑,笑的花枝乱颤,胸前的波涛瞬间汹涌起来,跌宕起伏的,让常乐再也忍不住,嘎的一下把车子停下来,气呼呼的说:“老子不给你开了,你自己来吧!”

女孩又是一愣,接着从包里摸出一张纸币,扔在常乐脸上,呵斥一声:“开车!”

常乐脖子一梗:“不开!”

女孩咬牙说:“你就是做这种服务工作的,我出钱,你提供服务,不然我投诉你,让你丢了这份破工作!而且我还要告你!”

这下子戳着常乐的软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