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下山奇遇

苍茫世界,混沌宇宙,上古天神造天地万物,万物皆有灵性。世分三界,天地人;灵分三种,人鬼神。一万年前,三界大乱,异世妖魔合力打通玄天通道来到三界,屠杀三界生灵企图统领三界。危难时刻,三界各神联手与妖魔展开大战,最终,妖魔大军被击溃,众神合力将大部分妖魔赶回异界,并且关闭了玄天通道。通道的大门就在幽魂山,四位上古天神用生命和毕生法力化作封印锁住了通道的大门。其中一位天神名叫玄天女神,为了后世能够进入异界彻底消灭妖魔,她化作了开启通道大门的钥匙。钥匙由天界众神保管。四位上古天神的魂魄回归天上的星位,在大战之中死去的各路魔神,也终归化作星宿而与世长辞。没有被赶回异界的零星小妖魔,化整为零分散在三界各处。众神联军也宣布解散,部分仙家纷纷于各处创立门派,广收门徒,教授仙术武学来消灭妖魔的残余势力。

就这样,天下太平的生活持续了一万年。我们的故事,也由此开始。

清晨的阳光,并不像正午那样火热,这个时候,透着一种柔和气息,红扑扑的,透过树林的缝隙,照射到地面的草地上。小草青绿,草尖还挂着晶莹的露珠,同时还散发着一种泥土的清香。

茅草翠竹搭建的小村落,大概七八户人家。一条清澈的小溪,正好在村子边上拐个弯,好像故意躲着人们似的,此时的溪边,一个不大的孩子,正用一根短竹枝,专心的垂钓着。

“天昊,快点,咱们还要赶路呢!”一个老汉站在自家院子的大门前,朝着孩子喊。

“哎!知道啦!”说着,孩子突然一收杆,一条鲫鱼跃出水面,孩子撅起嘴,看来这次又跑钩了。

太阳慢悠悠地爬到树尖的时候,在通往山下的崎岖山路上,四五个人挑着担子,节奏轻快的往前走着,再有一段路程,就能赶到市场了。此时的天昊,高高兴兴的在人群里面穿梭,活像一条小鱼,不时还跑到路边,采摘几个野果放到嘴里大吃,或者躲到树背后,故意让爷爷找不到他。大家看着这活蹦乱跳的孩子,也不时的逗他取乐,爷爷看着这灵巧的孙子,心里更是高兴。

“爷爷,外面世界,真的有那么精彩吗?”天昊摇晃着小脑袋,拽着爷爷的衣角问。老汉慢下脚步,抚摸着天昊的额头,“哈哈,当然咯!等跟着爷爷到了镇子里,你就知道啦!快走吧!”

还是孩子的腿脚利索,十六岁的天昊,迫不及待地跑到人群的前面去了。

出了大山,临近晌午的时候,大家才来到镇子里。群山之中的这个镇子,算是一块福地,一条弯弯的小河,从镇子中心穿过,小镇三面环山,朝南而坐,就像一个身处温暖怀抱中的孩子。大家来到镇子城门口的时候,天昊抬头看看门洞上方的石刻牌匾,上面端端正正地写着‘福地镇’三个字。

今天是一年一度的集日,东南西北的客商,四邻八乡的百姓,都会在今天,穿上节日的服装,来这里集会。其间少不了各种大型的活动,也是百姓们每年的休闲时令。这个时候,有一种人是闲不下来的,那就是商家和各种小生意的摊贩。今天,临近村子里的住户,也都挑着山货,来这里卖掉,顺便借这个集会,购买一些工具用品之类的回去。当然,天昊的爷爷也不例外,肩上挑着重重地胆子,不时用衣袖擦着脸上的汗水。

喧闹的人群,来来往往的车辆,让小天昊有种目不暇接的感觉,周围的事物对于他来说,都是新奇的,他仿佛走进了一个另类的世界,这个世界里的一切,都是他在山林里面不曾见到过的。

天昊爷爷和其他人,找个广场边上的有利位置停了下来,支好了摊子,把担子里面的毛皮、猎物等杂货摆放了出来。一切都收拾好了之后,天昊爷爷一屁股坐在石阶上,从怀里掏出烟袋,点上一袋烟,悠闲地抽起来。

天昊则是欢喜地在众多的摊位间游戏,食摊、杂货、玩具,还有从遥远的地方来的商人,幼小的天昊不知道为什么他们愿意跑这么老远来这个小镇子,不过这些都不重要,他的注意力被花花绿绿的节日活动迷住了。

天昊来到一个杂货摊子前,布包露出的一件东西把他吸引住了,他不住地端详着那件东西。摊主笑呵呵地问道:“喂,小孩!你想买点什么呀?”天昊站起身,指指那件东西,摊主低头一看,不由得发愣了。这是为什么呢?

原来,天昊看中的那件东西,正是杂货摊里的一件生锈的弯刀。摊主奇怪的是,这么一个孩子,怎么会看上那件快要扔掉的弯刀呢。

“这个,这个可以给我吗?”天昊又指指那把弯刀。

摊主眼珠一转,“啊呀,这个,这个可是很贵重的东西啊,需要很多钱才能换的。”

“那,你等着,我就回来。”说着,天昊转身跑了。

摊主咧嘴嘿嘿一笑:这个傻孩子,居然会看中那件捡来的破烂。

天昊一路小跑,来到爷爷的摊子边,缠住爷爷的胳膊,“爷爷,我到那边玩的时候,看到了一件东西,你给我买下来吧,好吗?”

老头子吐口烟,皱着眉头瞧瞧天昊,“呵呵,什么好东西呀,让你一眼就看中了?”

天昊用手比划着,“是一把很漂亮的弯刀。”

“噢,多少钱呀?你问了吗?”老头子继续吸着烟。天昊挠挠头,“我没有问,摊主只是说,是件很贵重的东西。”老头子听了这话,就已经猜到杂货摊的那件东西,并不是什么值钱的了。“来,天昊,拿着这件狼皮,去找那个摊主换,你就说‘我爷爷说,这件狼皮至少能换三件你的东西’,去吧,孩子。”老头子抹了抹嘴,继续吸着烟。

真的能换吗?天昊心里还是犯嘀咕,弯下腰,把狼皮卷好,夹在腋下。

那个摊主身子探在外面,伸着脖子望着天昊来的方向,心里拨弄着自己的如意算盘。

“我爷爷说,用这张狼皮换你的弯刀。”天昊放下狼皮,喘着粗气看着摊主。

“这个?这才值几个钱呀!不换,不换!”摊主眼珠子在眼眶里滚动着。

“不对呀,我爷爷说,这张狼皮至少能换你三把弯刀的。”天昊斩钉截铁地说道。

“这怎么可能呢?你瞧瞧我的刀,可是很贵重的。你就用一张狼皮,那我不会换给你。”摊主心里琢磨着:一张狼皮,要是贩卖到西国,能值好多金币,这小孩子居然傻到这种地步,嘿嘿,看来我今天是赚了。但是,摊主却摆出一副不想交换的样子来,叉着腰,歪着头。

“哦。既然你不换,那好吧,我拿回去还给爷爷。”天昊弯下腰抱起狼皮。

“哎,别,别呀”。狡猾的摊主从摊位后面跳出来,拦住了天昊。“小兄弟,我这把弯刀虽然很贵,但是,我这个人心肠好呀,看在你诚心交换的面子上,我呀,今天就是赔本,也愿意和你换。来,拿去吧。”说着话,摊主伸手拿过弯刀,塞到天昊手里。还没等天昊答应,他就一把拽过了狼皮,满脸堆笑地说:“好啦,好啦,就这么定了,我今天算是赔了。不过,宝刀配英雄,说不定将来,你会是一个天下闻名的大英雄呢!”,油嘴滑舌的摊主真会说话。

天昊也很高兴,怀里抱着弯刀,一蹦一跳地回去了。

杂货摊主望着天昊的背影,偷偷的笑了。

天昊怀里搂着弯刀回到了爷爷的身边,拿出来给老头子看。老头接过来,仔细端详起来。

这把刀,一尺七寸来长,刀柄四寸,刀鞘一尺三寸,周身锈迹斑斑,油泥布满了流畅的图案线条,刀柄刀鞘,熟铜灌制,刀柄下方是个虎头,虎口叼着一个铜环,虎眼是两颗红色东西,覆盖着污泥,分辨不出是什么。刀柄雕刻的是老虎的前半身,再往上,熟铜的护手,流云的图案。刀鞘没有木质的东西,全部熟铜的材质,上面镶嵌着七颗蓝色东西,分辨不清什么样的了,沧桑的污垢已经让它失去了神色。刀鞘的刀刃入口处,一个龙头张着大嘴,凹凸部分,正好和刀柄的云头相吻合。刀鞘的身子部分,龙鳞龙爪,雕刻的细腻精湛,刀鞘的尾部,一条龙尾的图案,雕刻的巧夺天工。

老头子是见过大世面的人,这把弯刀,论品质,绝对是件上乘工匠打造。只是,绿色的铜锈再加上乌黑的油泥,让人觉得这不过是件普通的兵器。老头子手握刀柄,往外一拉,沉闷的滋滋声,随即便是沙子黑泥,原来,刀鞘里面早就被淤泥填充了,老头子用衣角擦擦刀刃,刀刃的材质更是让老头子吃了一惊,刀刃长一尺一寸左右,冷气袭人,擦去污泥的一瞬间,刀刃上就凝结了一层水珠,可见这把刀的寒气,相当了得。老头子再次用衣角擦去刀刃上的水珠,仔细观瞧,刀上隐约有几个字,揉揉眼睛贴近了细细一看,‘七星龙虎刀’。

啊呀!老头子不由得倒吸一口冷气。天昊看着爷爷的神情,很是奇怪。“爷爷,你怎么了?”天昊好奇的问。老头子侧过身子,问天昊:“这把刀就是你从杂货摊上用狼皮换来的吗?”天昊很努力的点点头。

老头子的目光再次回到刀上,陷入沉思之中。

原来,在老头子很小的时候,这里就流传着一个传说故事,故事里的主人公伏魔将军的贴身佩刀,就叫七星龙虎刀。奇怪的是今天老头子手里拿的刀,也叫这个名字,这不禁让老头子产生疑惑。

“呵呵,这是不可能的,那只不过是一个传说故事罢了。没准是哪个手巧的工匠,听过伏魔将军的故事,打造的这把刀,也叫七星龙虎刀。哈哈哈!”老头子自言自语地说道。旁边的天昊,更是觉得奇怪了。

此时有几个农户模样的人走过来询问毛皮的价格,老头子忙着招呼他们,顺手把刀还给了天昊。

天昊接过来,爱惜的用衣袖擦了擦,可是没起到任何作用,刀还是这么脏,索性用布包起来,放到怀里。对于他来说,这就是最珍贵的东西,可对于大人来说,这也就是防身用的匕首而已。

上午的活动,天昊和大家都没赶上,不过呀,集日的重头戏,还是下午的盛大联欢,人们拥挤着,采购着,商家们忙碌着,男男女女、老老少少,各色各样的人,各式各样的商品,就在这小小的镇子里面聚集着,好像一口沸腾的大锅,即将要爆发一样。

已而夕阳在山,红扑扑的半边脸映衬着天边的晚霞。福地镇渐渐平静下来,喧闹的人群渐渐散尽,商贩们开始各自收拾东西,来往的客商也各自回程,路途远的,收拾起今天的货物,投宿去了。

天昊帮着邻居们收拾好摊子,准备离开福地镇往回赶。虽然只有短短的半天,但山里的杂货还是最受镇子里的人欢迎的。